鼎湖区最近新闻

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构筑一座“故乡博物馆”??读漠生的《又见炊烟》_教育频道_东方

发布日期:2020-07-15 05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【光明书话】

    作者:唐小林(四川大学教授)

    背靠在故乡的老床上,我打开漠生的《又见炊烟》。子夜,下凉了,伏天变得温顺而体贴,渐渐消去了暑热的狂傲,这对于我的第三故乡而言,简直是一种梦想。而第一故乡,生我养我的远方,此时应是月明星稀,凉风扰扰,稀疏的几声犬吠,掠过祖先们芳草萋萋的坟头,在那片魂牵梦绕的土地上,写下寂寞与荒凉。这也许就是我与作者漠生面对故乡时共同的人生境遇:逃离而又渴望回归,回归又发现道路早已阻隔。我们被抛入一种不及物的中间状态,既不在彼岸,也不在此岸,而只能困在“第二故乡”,作一次又一次精神的“还乡”。只有儿时那一缕缕袅袅的炊烟,牵住我们漂泊的目光和脚步。我们是一群“丧家”的孩子,流浪在无依无靠的大地上,除了那点点滴滴挤满心房的乡愁。《又见炊烟》正是写出了这种困境、悖论与无奈,从而写出了整整一个时代一群人的生存状态。

    川中的夏家沟竹林湾,这个特殊的地名,是故乡的代名词。20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那批励志、考学、出走,多年以后跻身都市的游子,无不在心中不断“回望”这片叫作各种各样“竹林湾”的乡土。在我的经验范围内,他们大都没有“衣锦还乡”的喜悦与虚荣。当他们以自己的生命坎坷打通“城市”与“乡村”、“繁华”与“落后”以后,在遥远的时空距离中,他们有了足够的审视“自我”“乡土”“中国”的位置与角度,他们变得特别宽厚、善良、悲悯与谦卑,打心底原谅了在那片土地上所经历的饥饿、贫穷与疾病,奚落、鄙视与凌辱,原谅了与“苦难”纠缠在一起的全部“摔爬滚打”。故乡的一草一木、一鸟一石,那山那水,那人那物,乃至遗闻轶事,在他们“想家”的婆娑泪光中,都变得如此深情、如此美好,作为精神底座,足以支撑他们的生命世界。美,光泽万物,《又见炊烟》在“失去故乡”的深层隐痛中,深刻地发现了故乡的美好,唤醒了关于故乡的良知,可谓用文字雕刻和塑造了一群人特殊的情感经验。如今,还有什么比用文字唤醒真情、良善和美更为珍贵?

上一篇:我和秋天有个约会

下一篇:没有了

回到顶部↑